首页 > 百姓生活 > 内容

山东阳谷:村委会侵害老退役军人合法权益,公开求助娘家人

2022-09-05 22:31:47    来源:百姓声音    

222

聊城市县镇退役军人事务局(站)负责同志:

我叫王继龙,男,汉族,1968年5月12日生,1984年11月参军到部队,退役后在家中务农,家住山东省阳谷县郭屯镇王顶村02号,身份证号码为37252219690512393X,联系电话:15905312607。现在,我以实名制的方式公开向社会各广大网民及领导反映我所遭遇的事实经过,希望相关部门予以关注并给予公平公正的处理解决。

333

一、我是1984年11月响应祖国号召参军入伍,于1989年3月退伍返乡在家中务农,我们全家一直居住在王顶村父辈留下的老旧房屋居住,居住后我便又重新翻建的老院,至今已居住了50多年。当初在家中和父母住在一起,耕种着8亩土地,当时由于生活所迫,我便前去聊城打工,当时的耕地承包给了本村村民王学庆和张玉柱耕种。再后来由于工作繁忙,再也照顾不了家中的土地,后来我耕种的土地划归给集体。1994年,我在家中翻盖房屋,随着家庭成员人口的增加, 我便向村委会提出要回耕种土地及宅基地的想法。2011年国家政策还是去人去地、添人添地,当时本村村民王根华的妻子因病去世后,其妻子的耕地便直接确权给我进行耕种,从此我们全家7口人便分得了我一个人的1.75亩进行耕种,也给付了村民王根华200元的机井费用。2015年10月23日给我颁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和国农村土承包经营权证》。2006年秋,本村村民王某病逝,病逝后我去找本村会计王海臣协商要地,当时村委会把张玉亮的半个人的耕地(约一亩耕地)退给了我,还差半个人的耕地没有给我,这样耕种了半个人的土地长达一年之久,但好景不长,村委会负责人看到别的村民不退耕地,于是将我耕种的张玉亮的半个人的耕地强行索要回去,至今再也没有分给我一分耕地。

二、本村村民王连成系单身,家庭中无父母无兄弟无子女,于2018年去世后,我认为这次应该轮到给我一个人的1.75亩耕地了,可是万万没想到村委会却给了村委会班子成员的兄弟进行耕种。我气愤之下迅速拨打了市政府热线电话12345。聊城市政府热线督促郭屯镇政府处理此事,由郭屯镇政府王顶管理区包村书记范某进行协商处理,政府热线回复我:土地已承包给王某。随后我去问村委会会计王海臣是否承包给别人,王海臣对我说:“如果承包给别人,我怎么不知道,再说我这里应该有承包合同才算是承包。”就这样,应该分给我家人的耕地却又让给了轮不到位的村民耕种。从此王顶村委会称,你即然拨打了政府热线,我就永远不会再给你王继龙安排耕地及宅基并且当时住王顶管理区书记范某也是这样告诉我的,就是因为你拨打了12345热线,你们村的村委会负责人就不会给你耕地和宅基地,你还得与你们村的王书记协商好才行(有手机录音佐证)。事实上,村委会也是这样干的,目前我们村有近百亩的机动耕地已收为集体,村委会已把机动地承包给了别人,也不为我们家中安排一分耕地。

三、现如今,我们全家9口人,却居住在50年代我父母留给我继承的宅基院里,由于年久失修,我又在翻盖的房屋居住,目前我的大孩子(1986年生人,37岁,2006年12月参军入伍,2008年12月退役,)、二孩子(1996年生人,今年27岁)。该情况曾每年多次反映,村委会至今也没有给我安排一处宅基地和耕地,原因可能就是我曾经拨打了12345政府热线。如今,我的孙子孙女也都十多岁了,现在农村家中却无耕地无宅基地,他们将来如何对家乡有感情,如何维系家族亲情,我的孩子们如何能愿意建设家乡。

444

四、我与村委会签订的《土地流转合同》已一年期限超过了,但分文未给。2021年5月16日,我们王顶村村委会又与我签订了《土地流转合同书》,将我一个人唯一的1.51亩土地流转给村委会进行耕种,可是签订的合同到目前为止早已超期,到现在也未跟我续签合同,更没有给我分文土地流转费。无奈之下我又拨打了聊城市12345热线,几天过后,阳谷12345、郭屯镇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复,你的土地让别人种着呢,等村委会今年把夏季的麦子卖掉就给你解决,就这样市政府热线说我们也无能为力给你解决不了啦(答复的情况全部有录音佐证)。在我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拿起法律武器将村委会告上法庭,2022年9月5日我已收到【山东法院电子诉讼服务网】网上立案中提交的案件已审核通过。现在我在等待法院对该案的审理和判决。我始终相信法律是公平公正的,但愿我的土地流转费早日能够拿到手中。

111

五、群众无小事,小事大于天。我们王顶村20多年来只有我一个人的土地,我们全家人的户口都在王顶村,多年来一直和村委会索要耕种土地和宅基地都未有结果。我真不知道是村委会的某个人在阻挡住我们全家人索要土地和宅基地。我们全家遭遇的实际情况是全村唯一村民,全村的村民多数了解实情有目共睹。再者说王顶村只有我一个人的耕种土地,明明是1.75亩,上面的表格上也显示我1.75亩,可是我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和王顶村签订的土地流转合同上却显示1.51亩。虽然我的地亩数虽小,如果放到我们全村上地亩数都加在一起就多了。真不知道何日谁应该来作为修改我的地亩数。

现在我们家中的实际情况已反映20多年,至今依旧没得到解决。我恳请各位领导倾听我的心声,希望能够引起重视,能够及时对村委会展开调查,以我家的不幸遭遇为契机。调查背后隐藏的不公道、不公平,让王顶村村委会工作重回正规做为,真正为老百姓服好务、把好舵。

法治是社会现代文明的标志,法治环境是新时期农村竞争力和软实力的重要指标,积极建设新农村法制,优化法制环境是当前刻不容缓的重大责任,因为农村面临着一次又一次新的变革,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个个新问题出现。只有农要稳定了,家庭才会和谐。相信正义、规则一定会回到村子,建设家园,振兴乡村也一定会实现。

此致

 

情况反映人:山东省阳谷县郭屯镇王顶村退役军人  王继龙

2022年9月3日

 

编辑:学东

上一篇:马建永:我家的征地补偿款何时能拿到手中?
下一篇:辽宁大连:家属吐心声,郭明涉嫌合同诈骗罪一案有内幕!

法 制 社 会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基层法制 - 法制社会网 ©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2021006700号
滇公网安备 5309020200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