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姓生活 > 内容

山东费县:实施拆迁,“租房户”权益不能无保障!

2022-07-25 11:21:40    来源:中外法制网    

303643903

文涉房屋现状

山东费县松鹤食品厂的陆光保诉称,其十余年来一直在松鹤食品厂租赁的房子中居住。在没人通知搬迁的情况下,当地拆迁部门擅自将其租赁的房屋进行了违法拆除,屋内大部分家具、电器等被擅自搬运至他处,仍有很多家庭财产被毁坏,财物损失及遭受的不公对待至今无人过问。

 

新伤旧痕,不知拆迁

陆光保说,他原来是费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简称费县联社)下属松鹤食品厂的职工,担任副经理。因为松鹤食品厂自身的经营原因,他与食品厂存在经济纠纷以及职工工资、股权、社保等诸多纠纷,其中部分纠纷虽然已通过法院解决,但是至今没有执行到位。

陆光保作为松鹤食品厂的职工,一直居住在此。他知道费县自2018年开始启动映文南片区棚户区改造项目,2020年10月20日,发布了映文南工信片区实施房屋征收的通告和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实施方案。他就其所属的房屋也签订了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另有一处因为对安置补偿范围不满意正在法院诉讼中。

陆光保租赁的房屋产权属于松鹤食品厂,他不知道松鹤食品厂是否签订了安置补偿协议。但是他认为,作为房主的松鹤食品厂一定会在房屋拆迁之前通知他自行腾空、搬离租赁的房屋,拆迁部门一定会在房屋腾空后实施拆迁。事与愿违,陆光保在没得到任何腾空、搬离通知的情况下,被有关部门“调虎离山”,实施了拆除。

 

借权拆迁,居无定所

陆光保讲述了拆迁的过程,我在费县松鹤食品厂工作三十多年,2018年调任费县联社下属的宏达商场副经理。因为与厂里存在多年的经济和债务纠纷,一直没有得到圆满处理。2022年4月1日到5月24日在54天时间里,费县纪检部门7次让我到县纪委约谈、留置,并以法院判决相关经济纠纷事项进行立案。5月24日这天,我按费县纪委的通知,上午8点半去县纪委谈话。我前脚刚走,9点不到,5辆警车、多辆大巴和200多名警察、工作人员等来到松鹤食品厂设立多道封锁线进行拆迁。

在此之前,我并不知情,没人告诉我要拆迁。他们断水断电、撬门别锁,在不安排当事人参与现场清点物品的情况下,直接进行拆迁,直到中午拆迁结束,费县纪委才结束对我的约谈。

拆迁刚开始,我爱人得到消息赶回家收拾东西,被现场人员阻拦,不得靠近。我爱人看到自己的私人物品被强行运走,又怕又气,坐在地上嗷嗷大哭,后以“妨碍执行公务”为由被行政拘留5天。我孩子赶来找母亲,也被现场人员从外围阻拦……

我从纪委回到松鹤食品厂的住处,住了十四五年的家已经是一片废墟、满地瓦砾,屋内大量物品被压坏、破坏。拆迁后,房屋内的家具电器、贵重物品、被褥衣物、生活资料,还有现金票据等私人物品不知去向。后来,松鹤食品厂办公室工作人员告知存放地点让我自行取回被搬走的物品。因为无法确认拆迁时到底被搬走了什么、废墟里砸了什么、私人贵重物品和现金发票是怎么保全的,所以说没有相关人员说清的情况下,我不能自行取回。近两个月来,在酷暑烈日下,他仍然看守在废墟里,与捡拾废品的人打游击。

 

推诿扯皮,维权无路

陆光保说,松鹤食品厂是费县联社的下属企业。这些年来他针对与食品厂的经济纠纷以及职工工资、股权、社保等诸多问题无数次求助食品厂和费县联社,一直没能解决,最后不得不提起诉讼求助法院。

法院裁决后,因为松鹤食品厂的问题,一直没有执行到位。这次拆迁后,我就所有问题继续求助费县联社。费县联社领导说别着急,他来处理解决,现在依旧遥遥无期。

1910147917

费县联社

陆光保无奈之下,求助媒体。笔者找到费县联社,相关领导表示,陆光保与松鹤食品厂的纠纷要找松鹤食品厂解决,现在有处理这一事情专班。拆迁问题由映文南片区指挥部处理,包括我们单位都有派驻人员。这些情况,陆光保都知道,你让他领着你去落实。

笔者在陆光保的引领下,联系到费县联社所说的松鹤食品厂处理专班,其实就是食品厂侯经理自己。侯经理表示,陆光保与松鹤食品厂的事需要供销社处理,他一没有处理权二没有决策权。侯经理进一步说,陆光保与食品厂的纠纷已经法院裁决,因为食品厂没有经济来源,无法执行法院裁决。现在这不是拆迁吗,补偿后有钱了,可以依照法院裁决执行到位。

陆光保与笔者来到映文南片区指挥部,费县联社的派驻领导表示。涉事房屋的产权属于松鹤食品厂,食品厂与征收办签订了安置补偿协议,对房屋的拆除没有问题。进一步说,陆光保属于租赁食品厂的房屋,食品厂应该通知陆光保在拆除前搬离、腾空,涉及纠纷问题应该协商解决,协商不成可以通过法院诉讼。这位领导现场落实了食品厂侯经理,在房屋拆除后,通知陆光保房屋内的物品存放处,至于拆除前是否通知过陆光保,侯经理没有回应。

笔者询问了松鹤食品厂与费县联社的关系。这位领导表示,松鹤食品厂是费县联社设立的属于独立法人企业,营业执照被吊销并不是注销,其仍具备法人资格。但是一直以来食品厂事务的处理都是请示费县联社决定,费县联社针对食品厂设有专门的账户,包括拆迁补偿款等也是食品厂申请经费县联社批准后才能支配使用。这也验证了食品厂侯经理的说法,在陆光保问题上无权拍板。

笔者呼吁费县联社,肩负起“家长”的职责,依法依规尽快处理涉及陆光保的相关问题。(本网继续关注)

1225206304

陆光保诉求

 

原文链接:http://zwfz.net/news/shehui/minsheng/94754.html

编辑:学东

上一篇:福建云霄:人被打车被砸近一年无人担责,受害人权益如何保障?
下一篇:李秀冀:双方争执仅罚一方,诉至法院求公道!

法 制 社 会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基层法制 - 法制社会网 ©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2021006700号
滇公网安备 5309020200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