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调查 > 内容

因无核酸报告遭遇推诿就医 吉林女童等待住院时死亡

2022-03-16 12:34:12    来源:健康界    

因无核酸报告遭遇推诿就医,一女童在涉疫区某医院等待住院时死亡

4 岁的吉林女童小婉君,喜欢唱歌跳舞,爱臭美,总是对着镜子照来照去。

在她不幸离世后的第3天,姨奶将小婉君生前所拍摄的6张艺术照放在了朋友圈,配文让人泪目:「宝贝你咋这么不听话,就这么狠心离开爱你的这些人,姨奶以后想你了咋办……」因为急性喉炎,小婉君在2022年3月11日于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人民医院就医,在等待核酸检测结果,以进行下一步治疗时,永远地离开了爱她的家人。

农安县人民医院急诊科急危重病人抢救登记表显示:「经询问家属,患儿为喉炎患者,已办完住院手续,在过渡病房过程中发病。」

身处吉林省这个疫情防控任务格外艰巨的地区,小婉君的生命定格在了这个初春。

据国家卫健委通报,3月14日0—24时,全国31个省份报告新增本土确诊病例3507例,其中吉林3076例;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1647例,其中吉林991例。

3月1日至14日,本轮本土疫情已累计报告感染者已经超过15000例,波及28个省份。

吉林省无疑是疫情最严重的风暴眼之一,截至3月14日24时,本轮疫情吉林市累计报告阳性感染者6418例,其中确诊病例4079例,无症状感染者2339例。当前吉林市阳性感染率已接近千分之二,这意味着,每1000个吉林市居民中,就有2人感染。

医院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上显示:患儿的直接死亡原因为「呼吸、心跳骤停」,引起疾病为「急性喉炎」。

「喉咽部是气管上方最狭窄的地方,所以人们常用『咽喉要道』来形容道路的狭窄。儿童喉管狭窄,发生急性喉炎时,情况很容易变得危险,并可能发生喉阻塞,从而导致死亡。」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急重症医学科主任李红日表示,幼儿急性喉炎多发于冬春季节,是比较凶险、且发展迅速的疾病。

「在我近20年的儿科从医经历中,只遇到过1起因喉炎导致的死亡病例。」李红日跟健康界透露,喉炎的致死率很低,只要治疗及时,患儿预后都很良好。

既然喉炎并非一个会轻易夺走儿童生命的严重疾病,那么小婉君为何会遭此不幸?患儿家属将责任指向了「医院推诿就医」上,认为接诊医生机械执行疫情防控规定,患儿治疗不及时,造成病情恶化。

据接诊的农安县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向健康界透露,自己看过患儿诊疗的监控录像之后认为,整个接诊过程的时间,「的确过长」。他表示,患儿救治资料已封存,希望能通过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与家属和谈。

因无核酸报告遭遇推诿就医,一女童在涉疫区某医院等待住院时死亡

倒在打针前的最后一步

3月8日,家住农安县龙王乡某村的小婉君感觉不太舒服、嗓子有点痒,还有点喘气,于是她的妈妈江女士带着女儿到乡里的诊所看病。

医生诊断,小婉君患有喉炎,当天给打了消炎针,并且做了雾化治疗。第二天,小婉君又去诊所做了雾化,但没有打针。

3月10日,据吉林省卫健委通报,3月9日0-24时,全省新增本地确诊病例165例,全省新增本地无症状感染者179例。那是本轮吉林省本土疫情以来,吉林省首次日增本地确诊病例过百。

3月10日,因吉林疫情严重,诊所接到通知「不能接诊」,医生便让小婉君的家人带她去大医院就诊,并且叮嘱:「这个病不严重,但是得赶快去,如果耽误了,是很危险的。」

3月11日下午,小婉君父亲刘先生、母亲江女士、奶奶宫女士,带着小婉君一行4人,前往农安县人民医院就诊。

当天14时21分,一家人到达医院后,先挂了儿科急诊。据江女士表述,儿科大夫诊断小婉君患有喉炎,便对患儿及家属说,喉炎儿科管不了,得去隔壁五官科。

14时27分,一家人又去到五官科就诊,五官科大夫也确认患儿所患疾病是喉炎。据宫女士表述,五官科大夫没有提出诊治措施,要求患儿及家属等待。

因无核酸报告遭遇推诿就医,一女童在涉疫区某医院等待住院时死亡

江女士说,她及家属考虑到自己家住农村,离医院较远,如果孩子回去后病情出现变化,疫情期间来回折腾太过麻烦,便向医生请求办理住院。

医生随即同意住院,并按照住院规定,要求提供患儿及陪护人员的核酸检测报告。

3月9日,长春市2022年第1场(总第24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发布会上宣布,3月9日至10日,长春市将进行第一轮全员核酸检测。

因此,宫女士及儿子、儿媳已于3月9日下午17时左右在农安县龙王乡做过核酸检测,但截至3月11日下午,他们通过手机查询相关页面,显示检测结果还未出。

而小婉君并未做过核酸检测。「咱农村孩子太小,不给做核酸,怕她嗓子疼坏了。」宫女士说。

医生要求4人都要做核酸检测,给开了检测单,需要到离医院步行5、6分钟距离的一处彩钢房做核酸检测,2小时出结果,核酸检测费用40元/人。

据该院官网显示,2020年5月,该院便是吉林省第一家可做核酸检测的县级医院。为减轻患者经济负担和等候时间,抗体和核酸,只选择其中一样进行检测,结果呈阴性即可入院,最快50分钟出结果,和去长春检测相比减少1-2天时间。其他门诊就诊患者不需要做核酸检测。

14时45分,宫女士一行进入彩钢房做检测,14时57分结束。

因无核酸报告遭遇推诿就医,一女童在涉疫区某医院等待住院时死亡

她们又回到医院4楼五官科,医生开了住院单,病因写的是喉炎。据宫女士回忆,医生当时还特地叮嘱:办理好手续之后,可以去3楼的过渡病房,等待核酸检测结果。

根据国务院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常态化疫情防控下医疗机构感染防控工作的通知》联防控机制综发〔2020〕269号文,过渡病房用于收治暂无核酸检测结果的急诊患者或者隔离排查可疑的住院患者。

交完住院费用后,宫女士一行来到医院3楼,却被告知过渡病房都在1楼,3楼医生让宫女士再去问问看诊的医生,是否安排错了。

于是宫女士又去到4楼五官科问医生,被告知过渡病房的确在1楼,之前是医生说错了。

因无核酸报告遭遇推诿就医,一女童在涉疫区某医院等待住院时死亡

15时28分,宫女士等人到达1楼过渡病房,小婉君被安排在8号床位。据江女士回忆,此时,小婉君已表现出明显不舒服迹象。

据宫女士回忆,家属问病房护士说,因为孩子难受,能不能先开点药、打针缓解一下症状?

护士说,这是过渡病房,是给大人打针的,孩子打针得去4楼。

一家人只好再去4楼,找到之前看诊的五官科大夫,要求给孩子打针。

据宫女士回忆,医生说:你核酸报告没出来,你得上1楼过渡病房打针。

回到1楼过渡病房,据宫女士回忆,护士表示不知道该给小婉君用什么药,因为这边是给大人打针的。

小婉君还是打不成针,她们只好带着小婉君又上到4楼找五官科大夫。据宫女士回忆,这次五官科大夫同意给孩子打针,给开了地塞米松磷酸钠注射液及氯化钠注射液,并且找了一位女性大夫来对接。

据江女士回忆,这位女性大夫安慰家属:已跟楼下过渡病房打过招呼,给孩子打吊瓶,这两个药用上之后,孩子状况会越来越好。大夫还叮嘱,吊瓶打到一半的时候,把孩子抱到4楼,两个医生一起检查,来确定小婉君是入儿科还是五官科病房住院。

因无核酸报告遭遇推诿就医,一女童在涉疫区某医院等待住院时死亡

一行人再次回到过渡病房。正准备打吊瓶时,病房医生摸到孩子有点发热,于是给量了体温,37.8℃。

据宫女士回忆,医生说:发烧不能打针,你得上发热门诊。

这时候,小婉君已非常难受,跟母亲江女士说道:「妈妈,我不舒服,我不想走。」

宫女士见状,便对医生说:能不能先给孩子把针打上,我们几个大人去发热门诊?

据江女士回忆,医生说,按照规定,孩子不能留。

于是,宫女士和小婉君的爸爸再次抱着她去发热门诊。一路上,小婉君一直喊:「奶奶,我难受,难受。」

去发热门诊路上,要经过一处小玻璃房,这里离过渡病房大概50米。到达玻璃房后,护士要求量体温。宫女士表示之前已在过渡病房量过体温,37.8℃,能不能先给孩子打针,孩子太难受了。

据宫女士回忆,护士说:必须得走流程。护士测温发现,女童体温仍为37.8℃。

测完温之后,护士领着宫女士一行穿过一小通道,从后门进到发热门诊。

宫女士抬头一看,才明白发热门诊就是之前做核酸的彩钢房。

据宫女士回忆,与发热门诊医护人员一番沟通后,发热门诊的医生让家属带着孩子回过渡病房打针,并且给了一份签字盖章的说明。

从过渡病房到小玻璃房,再到发热门诊,再从发热门诊回过渡病房,整个过程大概耗时15分钟。

因无核酸报告遭遇推诿就医,一女童在涉疫区某医院等待住院时死亡

16时38分,她们回到过渡病房,小婉君跟江女士说:「妈妈,我想喝水。」

江女士想到还没打吊瓶,便说:咱先不喝水。

小婉君又说:「妈妈,我想上厕所。」

于是江女士便抱着她去厕所,裤子还没脱完,小婉君便突发呼吸不顺,脸色惨白。

宫女士在外面听到厕所里情况不对,赶紧冲进来,抱着孩子冲到大厅,喊医生急救。当时是16时40分。

这场抢救,据签字记录显示,有8名医护人员参与。据急诊科急危重病人抢救登记表显示,由过渡病房送入急诊科时,小婉君已无意识,无自主呼吸,双侧瞳孔放大,颜面口唇紫绀,颈动脉无搏动,脉搏测不到。(医生)考虑患儿「呼吸、心跳停止」,立即进行心肺复苏,并急检心电图,呈等电位线,建立静脉通路,请儿科医生、五官科医生、手术室医生进行插管。

因无核酸报告遭遇推诿就医,一女童在涉疫区某医院等待住院时死亡

16时50分,医生宣布小婉君已无生命体征,「经会诊后,患者已临床死亡」。

宫女士无法接受,抱着孩子持续拍打其背部时,听到孩子肚子里传出两声「咕咕声」,同时发现小婉君面部紫绀有所减轻。

「瞅着脸色,就跟正常小孩睡觉了似的。」宫女士回忆道,于是,她及家属要求医生继续抢救。

因无核酸报告遭遇推诿就医,一女童在涉疫区某医院等待住院时死亡

据急诊科急危重病人抢救登记表显示,五官科医生为患儿做吸痰处理,家属要求继续抢救,儿科医生、五官科医生建议继续心脏复苏、气管插管。医生考虑到患儿已临床死亡,用药意义不大,且医生插管过程中发现气管中有大量异物,粘稠不易吸出,仅抽出少量异物。继续对其进行心肺复苏,经过约1小时抢救,患儿仍未恢复意识,无自主呼吸,心电图呈等电位线。医生向家属交待病情,患儿已临床死亡,家属要求放弃治疗,抢救结束。

17时46分,医生宣布小婉君死亡。死亡诊断书上显示:直接死亡原因为「呼吸、心跳骤停」,引起疾病为「急性喉炎」,发病致死亡的大概间隔时间为「约5分钟」。

因无核酸报告遭遇推诿就医,一女童在涉疫区某医院等待住院时死亡

医院值班领导:患儿救治资料已封存,希望通过医调委与家属和谈

农安县人民医院有74年历史,坐落于松辽平原腹地农安县城。农安县城史称黄龙府,曾是夫余古国的王城,渤海、辽金三朝重镇,以抗金英雄岳飞的誓言:「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耳」而闻名。

作为一家三级综合医院,自2015年起,农安县人民医院与吉林大学第二医院组建成医联体,截至2021年4月,吉大二院共选派知名专家400余人来农安县人民医院开展坐诊、教学查房、业务培训;开展远程会诊150余次;培训医务人员2000余人次;接收农安县人民医院医务人员进修培训200余人次;同时指导高端、疑难手术近3000台……由此可见,在大型三甲医院的帮扶下,农安县人民医院的诊疗实力稳步提升,但「急性喉炎女童死亡」这一事件,暴露出该院在诊疗流程上仍存在漏洞。

「事发当日是我值班,听闻女童病逝消息后,我第一时间去了解整个诊疗过程的所有环节,包括病历资料、监控录像等资料进行封存,并于次日交给主管医疗的院长和医务科的同事。事发当天,当地卫生主管部门的一位科长还来医院了解情况。」3月14日,农安县人民医院副院长王雪东对健康界表示。

据王雪东透露,因为疫情来势凶猛,五官科基本上不收治病人,就开好药,让患儿到过渡病房去打针,而因为患儿发热,过渡病房提出患儿需要先到发热门诊进行核酸检测,等结果出来以后,再回来打针。

健康界问:「您觉得现在疫情防控非常严格的情况下,有没有可能真的出现这种推诿的情况?」

「有。」王雪东坦言,自己看过患儿诊疗的监控录像之后认为,整个接诊过程的时间,「的确过长」。

「医院跟患儿家属提出了两个解决方案,一个是通过医调委双方进行调解,如果医院的工作存在疏漏,愿意承担赔偿责任,另一个是走法律途径,就是患儿家属到法院去起诉医院。」

「明确患儿死亡原因,是医调委调解的前提。医患双方为充分保障自身权益,首先应对女童进行尸体检验,确认患儿死亡原因,从而进一步确定医方是否存在责任。」「医法汇」医事法律团队创始人张勇律师对健康界表示。

张勇律师解释道,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简称医调委)作为第三方,可以委托鉴定机构进行医疗损害鉴定,分析医方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过错跟患儿死亡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并确定具体的过错原参与度(原因力)。

此外,医调委没有强制调解的权力,只要医患双方中任何一方不同意调解,都可以不进行调解。在调解过程中,医调委在征得医患双方同意的情况下,才能代为申请医疗损害鉴定。

「患儿尸检对医患双方都非常必要,有时患方因为各种原因拒绝尸检,如因此造成死亡原因不明,无法查明医疗过错的,由拒绝尸检一方承担责任。」张勇律师特别强调。

此前,他曾经代理过一起经鉴定为医院延误治疗导致喉炎患者死亡的案件,在那起案件中,患者家属获赔50多万元。

而王雪东直言,走法律途径耗时很长,程序繁琐,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因此医院希望双方能够好好谈,争取双方达成和解。

王雪东说,无论医院工作是否存在疏漏,患儿死亡终究是大家都不愿发生的事,医院愿意积极主动与患儿家属沟通。

「事发以来,医院腾出一个单独的房间供患儿4名家属居住,并包揽一日三餐。」王雪东透露。

主管医疗的副院长王兴才对健康界称,事发当日不是自己值班,对事件了解不太全面,并且自己正在召开疫情防控工作会议。

儿科医生:救治原则应是患儿少移动,医生多走动

「重症患儿不能因为没有核酸检测报告便不进行治疗,或是被支到发热门诊去。」李红日告诉健康界,疫情防控不能成为医疗机构推诿病人的理由。

如果在发热门诊就诊的患儿,即使核酸检测结果尚未出来时,只要病情严重,发热门诊的医生也理应紧急邀请ICU等科室的医生来参与急救。李红日说,「总之原则就是,让患儿少移动,医生多走动。」

李红日说,重症患儿的救治必须走「绿色通道」。具体来说,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期间,如果患儿有严重外伤、出现休克,或者有憋气、缺氧等急性喉炎的表现,患儿会在留观区就地治疗,比如外伤要进行包扎,需要紧急插管的,要立即插管。

没有进行核酸检测的患儿,会在留观室中单独的隔离区进行救治。与此同时,有护士为患儿采样,进行核酸检测,在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之后,患儿家属办理住院手续。

李红日表示,幼儿急性喉炎是比较凶险、且发展迅速的疾病。有的患儿会出现高热,有的则体温始终正常,主要表现是呼吸困难、气喘。由于喉炎多数是由病毒感染引起,因此主要的治疗方式是激素和雾化治疗。如果通过验血,提示有细菌感染,则需要抗生素治疗。

「儿童喉管狭窄,发生急性喉炎时,情况很容易变得危险,并可能发生喉阻塞,从而导致死亡。」李红日介绍道,因此,在患儿输液治疗时,需要家属和巡视医生加强观察,避免发生不测。并且由于喉炎有憋喘症状,很容易跟过敏导致的喉头水肿和气道异物混淆,「这需要接诊医生提高警惕,及时对病因做出准确判断」。

「在我近20年的儿科从医经历中,只遇到过1起因喉炎导致的死亡病例。」李红日透露,喉炎的致死率很低,只要治疗及时,患儿预后都很良好。

急诊科主任:患者的生命是第一位的

北京积水潭医院急诊科主任赵斌在健康界特别节目「非常连线」中表示,急诊科不是按照疾病分类来诊治患者,而是按照患者的临床症状来接诊。急诊接诊的病种涉及心血管、脑血管、消化道等,如果患者从头到脚有任何不舒服,都可以第一时间去到急诊科寻求帮助。

「在急诊医生眼里,命是第一位的。」赵斌强调,急诊科医生首先要关注患者情况的危重程度,先要让危重症患者、潜在危重症患者,保持生命体征稳定,之后再考虑下一步治疗。无论有没有疫情,急诊接诊的危急重症患者,他们的病情进展都不会停止。因此疫情期间,急诊科一方面要保证危急重症的救治,同时也要做好院内传染病的防控工作。

据赵斌透露,当前北京积水潭医院对于属于危急重症但无核酸检测证明的患者,会按照阳性病人的诊疗方式进行处理,第一时间将其送至单独的抢救室进行抢救,「北京的三级医院急诊科,都有独立接诊病人的抢救室」

接诊的医生、护士在三级防护下,对患者进行诊治。诊治后,再等待核酸结果,或者这时候给病人再做核酸,如果患者核酸检测阴性,再解除相关防护措施。

赵斌认为,疫情期间,医院急诊科和发烧门诊应该进行有机整合、统一协调,以避免出现互相推诿病人的情况,贻误患者救治。

(为保护未成年人,小婉君为化名)

来源|健康界

编辑:学东

上一篇:百年家风 织绣传承——中国百年儿童服饰及家风物私藏展开幕
下一篇:滨州移动赠锅忽悠古稀老人办小额贷款改套餐

法 制 社 会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基层法制 - 法制社会网 ©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2021006700号
滇公网安备 53090202000110号